科技商讯 > 主页 > VR > > 正文

共享单车企业不断倒闭 超百亿的用户押金该咋保

共享单车企业不断倒闭 超百亿的用户押金该咋保障?

文/科科 网易科技

滴滴“救活了”小蓝单车,却没有解决小蓝用户的押金退还问题。

共享单车的押金问题终于被拖到了2018年。而单车企业的接连倒闭,让这一态势更加严峻。

此前,《财新周刊》曾报道称,ofo用超过30亿元的用户押金支付了供应商货款,而摩拜亦使用押金超过40亿元。此外,已经“出事”的小蓝单车、酷骑单车、小鸣单车等公司倒闭后依旧无法归还用户押金的行为表明:挪用押金问题,是共享单车行业的潜规则。

虽然交通部、中消协多次约谈共享单车企业,单车企业也多次声明,“我们已与XX银行签订第三方托管、转款专用。”但多位业内及银行人士对网易科技表示,银行对共享单车企业的押金并没有监管权利。此外,大多数共享单车企业开设的仅为一般存款账户,并没有采用所谓的第三方托管的转款专用存管方式。

政府现有的政策对共享企业是否有强制约束作用?共享单车企业与银行签订的第三方托管的存管方式是否真的有效?押金对单车企业到底意味着什么?

“挪用押金在行业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共享单车现阶段的押金规模有多大?目前并没有一个权威的说法。但从以往公开的数据中可以大概推测。

目前,摩拜的押金为299元/人,ofo为199元/人(前期为99元/人)。按此前双方披露的数据,这两家的用户量均已超过1亿,占据95%的市场份额。在扣除免押金骑行这一部分数字后,粗略估算,如果以200元/人的折中价格来和5000万的缴纳押金人数来计算,两家共享单车平台的押金池也有100亿元之巨。

此外,今年8月份,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了一份《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保守估计,到目前为止,共享单车行业的存量押金规模近100亿元。

在这百亿级别的押金中,有多少被挪用,我们虽然不得而知,但中消协在12月20日发布的建议中指出,悟空单车、町町单车、酷骑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共享单车企业因资金链断裂等原因相继停止经营,未退还所收押金、预付费逾10亿元,涉及消费者数百万人。

此前,《财新周刊》曾报道称,ofo用超过30亿元的用户押金支付了供应商货款,而摩拜方面亦使用押金超过40亿元。

虽然,ofo和摩拜方面均否认这一说法,但均未正面回应,是否存在“挪用”用户押金的行为。

而多位业内和银行人士均对网易科技表示,“挪用押金在行业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早在今年2月,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在接受采访时也承认,小蓝单车的押金一大部分是留存用于客户的退款需求,而其他一部分则用于生产车辆。

酷骑单车前CEO高唯伟也曾表示,“我们当时和民生银行签署押金存管的协议,但是并没有实际的对接。现在的押金由公司保管,只是有一部分用于了公司运营,购买车辆了。”

押金被银行第三方托管真的有用吗

今年8月,交通部、央行等十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强用户资金安全监管。

《指导意见》称,企业对用户收取的押金、预付资金,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加快实现“即租即押、即还即退”。

但,小鸣、酷骑、小蓝等公司先后被曝出押金难退的情况表明,并不是所有企业都会遵守这一规则。

某共享单车企业创始人对网易科技表示,该《意见》的也只是指导意见,并不具备强制力和法律拘束力。此外,多位法律专家也曾对外表达了此类看法。

小鸣单车前CEO陈宇莹此前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共享单车的押金主要是企业自己在监管,“我们和各地的行业协会都有签订管理办法,之前有提过分城市(监管)等各种意见,但都没有落地的文件,目前的指导意见并没有明确具体应该如何监管,所以我们也在等,每家(共享单车企业)应该都是一样的。

据悉,去年9月,小鸣单车曾坚称其押金账户开设在华夏银行,账户的性质为银行托管的资金账户。但经广东省消委会向银行方发函了解,其开设的资金账户为一般账户,并非第三方监管的银行专用账户,其收取的消费者押金没有实施银行托管。

酷骑单车曾称在民生银行设置了“专门账户”。但据民生银行北京分行透露,酷骑单车在民生银行开立的只是一般存款账户,银行“并未与该公司开展任何实质业务合作”。

小蓝单车在回应交通部的《指导意见》时,曾宣称已与招商银行签署资金托管协议,严格区分用户押金与运营资金。但小蓝单车虽然被滴滴收购资产,但依旧没有解决拖欠用户押金问题。

共享单车的押金该如何处置,一直处于“灰色地带”。但政府部门一直在行动。

12月18日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就小鸣单车提起公益诉讼,2月21日,中消协向公安机关提交了刑事举报书,举报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及其主要负责人涉嫌刑事犯罪,申请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此外,去年底,中消协表态称,建议对共享单车等电子商务经营者收取押金、预付费的立法规制。

押金能缓解单车企业的现金流压力

“ofo和摩拜仍然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运营,不盈利,前两家合并才能盈利。”朱啸虎的这句话可以解释,为什么大量的共享单车企业会挪用押金。

众所周知,作为重资产运营模式的共享单车行业,造车成本巨大,再加上作为密集型产品,需要靠大量的铺量来吸引用户。尤其在扩张阶段,企业除了承担更大的造车资金压力,还要烧钱补贴。

以小蓝单车为例,据公开资料,已发行的小蓝单车每辆造价为2000元以上,投放量约为60万辆,以上仅为硬件成本的粗略估算,尚未计入运维成本和折损,因此仅造车一项支出就达到12亿。但小蓝单车仅在成立2月后,获得黑洞资本领投的4亿元A轮融资。

在押金方面,小蓝单车押金最早为99元/人,此后于2017年7月上涨至199元/人。根据原小蓝单车CEO李刚披露的数据,其在鼎盛时期公布的数据显示,当时累计注册用户数量超过1500万,日定单量500万。

如果按最早每辆车押金99元、实际缴纳押金1000万人计算,其收到的用户押金数额约十亿元。而前小鸣单车CEO陈宇莹曾向AI财经社透露, “共享单车的注册用户中,有超过80%的用户都是交了押金的。“

那么,多出来的一部分造车钱来自于哪里,已经不言而喻。

押金能缓解共享单车企业的现金流压力,关键时刻能起到续命的作用。“在扩张阶段,多出来的缺口先用押金垫上,等新一轮融资资金到账后再补上,但前提是能一直融到钱,资金链不会断裂。”某不愿具名的单车行业人士对网易科技透露,单车企业或为维持账面上的现金流,不得已挪用了用户的押金。

政策鼓励的免押金政策,是否可行?

交通运输部在共享单车发展指导意见中提出,鼓励共享单车企业提供免押金服务。此前,已有不少单车企业和具有信用评价体系的平台合作,根据用户在该平台的信用评分提供免押金服务。

目前芝麻信用已支持多家共享单车用户在达到一定的信用分后免押金。腾讯也于近期上线了腾讯信用积分,超过630分的广州用户可申请免押金骑摩拜单车。

据公开资料ofo已为全国25个城市1500万人信用免押金,而摩拜广州的用户也可以免押金骑行。此外,滴滴也将陆续推出免押金骑行服务。

 

但也有不愿具名的共享单车企业表达了担忧。“企业收押金的主要目的是对用户提供一种约束力,如果没有了这种约束力,可能会出现随意注册或恶意破坏单车的情况,扰乱了企业的正常运营。”

那共享单车骑行能否实现完全免押金?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互联网协会分享经济工作委员会专家委员朱巍接受中新网的采访时曾称,共享单车免押金一定是未来的趋势,现在也在朝这个方向发展。“但是目前全部实现免押金是不现实的,因为目前还没有完全进入征信社会,相关牌照都没下发,所以共享单车很长一段时间一定是押金和信用免押金共存。”

据悉,免押金骑行一般需要考察消费者的第三方信用评分,需要采用征信体系解决信用维护问题。